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 作家动态 > 正文

我省青年作家真真参加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对谈

更新时间:2020-11-20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2020年11月12日至12月6日,由欧盟驻华代表团主办的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在线上举行,我省青年作家真真参加了对谈活动。

  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以“复苏/省思”为主题,旨在透过作家们的视角,探究多个议题,探讨文学及深度思考在社会生活中发挥的作用。此次中欧国际文学节邀请了27位欧盟成员国作家与27位中国作家对话,向公众呈现一系列高质量的对谈活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此次所有27场活动都在线上举办,每场将有一位欧盟成员国作家与一位中国作家就不同主题交流创作和思想,进行为期三周的线上文学对话和探讨。参与此次文学节的欧洲作家包括德国作家大卫•瓦格纳、爱尔兰作家科尔姆•托宾、西班牙作家安德烈斯•巴尔瓦、瑞典作家斯蒂娜•杰克逊、法国作家克里斯托夫•奥诺-迪-比奥、丹麦作家多尔特•诺尔斯、荷兰作家达安•赫马•范•福斯等,中国作家有刘震云、毕飞宇、梁鸿、弋舟、阿乙、张悦然、蔡骏、陈楸帆、鲁敏等。参加此次活动的青年作家真真,是其中三位儿童文学作家(另两位是曹文轩、熊亮)之一,其活动安排在第三场。

  出生于山东威海的真真是一名90后作家、诗人,也是一名译者。她是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哲学硕士,现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协张炜工作室第一届和第二届的学员。真真从11岁开始发表作品,迄今有百余篇(首)散文、诗歌、小说、童话作品在《诗刊》《中国诗歌》《散文》《十月少年文学》《山东文学》等国内报刊发表,并多次收入国内年度选本。2011年,尚在读高中的真真曾获评《中国诗歌》“90后十佳诗人”,2018年又因诗歌获万松浦文学新人奖。近年来她在北京创业,起先与同仁合办国内最大的独立杂志《叁》,担任执行主编;后来又创办了自己的绘本工作室,做过商业话剧编剧和综艺节目导演,并以游戏设计师的身份参与了世界上最大的手机游戏《王者荣耀》的人物设定。2018年以来,她出版了《友妖经》《我们的一天》等原创绘本作品,还翻译了法国、荷兰、加拿大等国家的多种绘本作品。其原创绘本《我们的一天》,出版以来深受社会好评,先后获“小凉帽国际绘本奖入围作品”“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童书30强”“中国出版协会儿童阅读好书榜生命教育主题书单”“中国小学生分级阅读亲近母语书单”“中国绘本展最美中国绘本”等二十多项荣誉。真真的短篇小说和童话均有浓郁的奇幻特色,在国内文坛受到一定关注,评论家称:“真真的作品有透明、干净、雅致、温暖的美感,给阅读者以极大的审美愉悦。她的故事中总是蕴藏着爱的满足和失落。她关心的是人与人之间如何相互接纳、彼此信赖,甚至是在跨越时空的情况下。她的作品中神奇地同时带有浓浓的东方和西方的民间文化色彩,颇有现代天方夜谭的神韵。”

  11月14日下午5点,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第三场活动如期举行。真真和爱沙尼亚作家安蒂·萨尔以“思维结构:从孩子的角度去创造”为主题展开了对谈。安蒂·萨尔是爱沙尼亚的著名作家和法语译者,斩获过多项儿童文学奖。爱沙尼亚儿童文学中心的评论家对他有如此评价:“萨尔沉浸在儿童的世界里,能够瞥见日常生活中的特别之事。他的作品往往脱离现实,流畅,诙谐,措辞讲究,多用易感知的词汇。”

  本次对谈紧扣第五届中欧国际文学节的主题“复苏/省思”,两位作家在交流分享儿童文学的创作经验的同时,也向读者讲述了自己对儿童文学的理解。对于他们来说,儿童文学不仅是充满童趣和想象的故事,也蕴含了各自对儿童成长和情感需求的反思,以及对具有公共性的社会议题的回应。在被问到最喜欢的自己创作的作品时,真真认为最喜欢的是《友妖经》,它讲述了49个生活在现代的妖怪。在古代,妖怪故事总是用来吓小孩子,而《友妖经》恰恰相反,它在传承中国妖怪传说的同时,融合了浓郁的现代意识,对心灵具有治愈效果。真真以其中的“雾霾姬”为例,说明这一意象具有温柔的色彩,既传递了生命成长的秘密,也是对现代污染和治理问题的一个幽默的回应。安蒂•萨尔认为《安妮的东西》是他自己最喜欢的作品,他的三个孩子曾经给了他童书的创作灵感,本书的灵感源于最小的女儿伊达。与真真的充斥着天马行空的想象的作品不同,他总是从现实中汲取灵感,发现日常生活中孩子的情感,因而作品中没有超出现实的部分。他认为,对于孩子来说,生活中不乏非常珍贵的人和事,他总是试图把它们融入到自己的作品里。

  创作儿童文学和给成人看的作品有何不同,又有哪些关键因素?在被问到这一问题时,真真认为两种创作各有难点,而给孩子的创作需要更加纯粹,需要作家不断提炼主旨,不断追问自己。比如,她喜欢表达“死亡”、“情感”、“爱情”等主题,但这些主题却不能像给成年人看那样直接书写,向孩子阐述起来比较难,因此,如何将情感包含在故事里,就成了特别需要处理的命题。真真的观点得到了安蒂•萨尔的认可。安蒂还补充道,“儿童经验”的复现也是创作的重要资源。他不仅观察儿童的思维方式,还设身处地地将自己变成儿童。此外,他认为接受和赞美过去的自己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人在成年时得到认可会特别困难。

  在谈及作品的意象等细节问题时,真真谈到了自己创作的绘本《门》。故事讲述了“孩子从出生到死亡要经历多少扇门”。这些“门”意味着生活中的种种可能性,比如外出求学,或者辞职回家陪伴家人,“门”有着不同的向度。真真表示,“门”的这一灵感,最初来源于自己曾经停滞不前而又渴望崭露头角的生活,她曾经拿着书稿推开出版社的门,渴望从“门后”到“门前”。后来她觉得,人生中所有关节,似乎都可归结为“门”这一意象,比如生与死。从这一意义来说,《门》不仅仅是一个童话故事,更是对人生的哲理性表达。安蒂·萨尔则认为,自己在选择创作素材时,不会特意追求想象,而是从平凡生活中获得资源。他的《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一书就是基于这样的观念创作的,他认为孩子看待世界的方式与成年人不一样,比如父亲剃了新长出来的胡须,对于成年人来说很平常,但在孩子眼中却很有趣,而这正是孩子认知的独特之处。

  在读者提问环节,有读者问,儿童文学该如何吸引儿童的注意力,安蒂·萨尔认为给孩子读睡前故事,创造一个好的阅读环境,对于激发儿童的阅读兴趣十分重要。有读者问,儿童是否需要通过作品理解阴暗面,真真以《哈利·波特》为例,认为作品对“伏地魔”这类坏人的描写虽嫌扁平,但却起到了让人认识人性、认识生活的作用。通过作品,小读者可以了解到,人在噩运来临时有可能是无能为力的。而孩子,需要对生活中存在的“不可抗力”和“不确定性”有所了解,明白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按部就班和理所当然的。

  真真与安蒂·萨尔的对谈历时一小时三十分钟。主持人为印度籍驻北京作家睿墨涵,全程配有翻译。

  中欧国际文学节已举办四届,每年文学节,中国作家与欧洲作家都就生活、社会的各层面,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与探讨。本届文学节中欧作家也在对话中继续碰撞出思想火花,并给予读者和听众以深层次的启发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