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访谈 > 正文

第二届泰山文艺奖得主李庄访谈录

更新时间:2011-11-16 | 文章录入:admin | 点击量:
·························································································

来源:《德州日报》 2011年11月11日

 

  李庄简介:李庄,祖籍山东牟平,在德州长大。高中毕业后曾做过钳工、铸工、推销员、秘书等工作。1986年开始写作,作品散见于各种文学刊物及选本。1994年出席《诗刊》第十二届青春诗会。有诗集《李庄的诗》,获山东省第二届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现居德州。

 

 

      写诗是件率性的事情

  张晓航:李老师,您好,首先恭喜您获得了第二届泰山文艺奖,对于这次获奖,您有什么感受?

  李庄:能得这个奖的确挺高兴,证明自己写的东西得到肯定了。但这个奖也不会改变我什么,我不会在奖杯下睡大觉,写作和生活都在继续。

  张晓航: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这次获奖的作品吗?

  李庄:就是这本《李庄的诗》,这是我的第一本诗集,这本诗集收录了我从1986年到2008年所写的诗歌,共有200首左右。

  张晓航:20多年写了200首诗吗?这数量好像不算大。

  李庄:嗯,我算是很低产的诗人了,我不是很努力地写诗,我也不靠写诗谋生,我有感觉就写写,有诗情了就写写,写诗对我来说是种挺随意率性的事情。

  张晓航:在这些作品中您比较欣赏哪些或者说有没有您最喜欢的作品?能不能选一首您的作品给我们解读一下?

  李庄:自己的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看着哪个都可爱。诗这种东西,不同的人会解读出不同的意味,就像一千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像这首《玫瑰》:将玫瑰/插入血管/插入你的动脉/花蕾绽开/随着你的呼吸/爆裂或慢慢舒展/玫瑰的营养/是喂以泪水/再加一点点烈酒/玫瑰的容颜/最在乎你血液的/温度/疼痛会增加她的艳丽/玫瑰的美/总是被香水模仿/被月光、露珠、蝴蝶惊扰/玫瑰的本质是唯一/她随着你心跳的停止/而枯萎。大多数人读完一遍会认为这是写爱情的诗,玫瑰象征的是爱情,这是最普遍的解读。但你也可以认为这里的玫瑰象征着文学、艺术,象征着真理或哲学,这都没有问题,就看你怎么解读。所以说诗能给人提供一个最开阔的空间,让人们去自由想象。我有的时候说自己的诗挺“阴险”的,从表面上看,语言和形式都很简单,但实际上它有很多深层内容和涵义。

  

        写诗需要诗人的灵魂

  张晓航:刚才您提到了诗的内容和形式,您认为这两者是什么关系呢?

  李庄:诗的内容和形式是一个整体,我在写诗的时候我不会过多地去考虑我写这个内容需要用什么样的形式,往往就是我觉得我想表达的这个感情写出来就应该是这样,我就把它写出来。

  张晓航:那写诗有技巧可言吗?

  李庄:写诗是有技巧的,但技巧跟形式一样,都是为内容服务的。技巧是靠慢慢积累的,平时的阅读和写作都是一种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技巧自然而然就掌握了。到了真正要写一些作品的时候,也不用刻意去琢磨应该用什么样的技巧,这有点像踢足球,当你面对对方球门时,你也不会刻意去想用什么技巧,凭感觉踢就行,但凭感觉也不是瞎踢,这技巧在平时的训练中其实你已经掌握了。

  张晓航:在您的诗集后记中,您提到当代诗坛不缺乏技术大师,缺的是伟大的心灵。

  李庄:对,诗写到最后还是靠诗人的内心、靠诗人的灵魂,像惠特曼、里尔克、泰戈尔这样的大师都有伟大的心灵,这些诗人的作品对我影响很大。

  张晓航:那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什么样的诗人才是好诗人?

  李庄: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诗尤其是现代诗,看起来很难掌握它的评判标准,但实际上它有标准,至于这个标准是什么很难具体描述,我的感觉就是,好诗是接近事实的、接近本质的、接近生活的、接近灵魂的。诗人还是靠作品说话的,有好的作品,他就是好的诗人。

  

        诗是我生活的暗线

  张晓航:刚才您提到了生活,据我了解,您的生活经历还是挺丰富的,而且其实现在你的主业是经商?

  李庄:对,我做过钳工、铸工、推销员、秘书,现在在做广告和担保等生意。经商是我的谋生手段,因为男人得为自己的家庭负责,得承担责任。

  张晓航:往往商人这个词跟诗人是搭不上边的,搭上边往往会被认为是附庸风雅,您是怎样处理您这两种身份的?而且您算是业余诗人吗?

  李庄:就像刚才说的,写诗还得靠诗人的内心,这与他的职业无关。我感觉专业和业余这两个词挺微妙。像有些人,不喜欢写东西,结果因为机缘巧合、工作安排之类的非得写东西,你说他业余吗?他是专业写东西的;你说他专业吧,他又不会用心写东西,这样他很痛苦、很矛盾。而我写诗,没人逼迫我,我想写就写,有感觉才写,不是为了任务而写,不是为了谋生而写,我感觉这样反而更专业,像我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工作,业余时间他写中国近代海军史,写得非常好,我就认为在写作方面他是专业的。

  张晓航:那这些经历对你写作有没有影响?

  李庄:影响当然是有,经历丰富了,见过的人多了,心就需要宁静。写诗对我来说是一种安慰,写完后我内心会很宁静。

  张晓航:你曾说过,在诗人心中,诗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你就是离不开它。诗在你生活中占什么位置?

  李庄:诗是我生活的暗线吧,它包含了我对生活的理解和热爱,我感觉有了诗,我的生命能延长几辈子。生活、经商和写诗在我生活中是浑然一体的,我感觉没法拿出来单独分析。

  

        培养文化高地上的大树

  张晓航:您感觉地域因素对您的写作影响大吗?

  李庄:地域对写作会有影响,在一个地域能形成一种氛围,会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文人,像历史上的“扬州八怪”等。每个地区文人的写作风格是不一样的,不严格的说像北方多豪放、南方多婉约。我们现在也是几个作家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对每个人会有一些启发。不过写作说到底还是个“单干”的事儿,跟作家个人的内心、经历、天赋等关系最大。

  张晓航:您认为我市现在处在一个文学繁荣期吗?

  李庄:就今年获奖的情况来看,成绩是比较好的,在近年来是少见的。但要说文学繁荣,还得看整个社会是不是尊重文学、尊重文人,有没有这个氛围,有没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文学并加入进来,当然还得出一些好的、标志性的作品。

  张晓航:您觉得对于建设区域经济文化高地,在文学方面应该如何努力?

  李庄:建设文化高地,关键还是在于人才和作品:培养一些优秀的人才,不断浇灌这些人才,让他们成为文化高地上的大树。让大树长出一些好的作品,好的作品是能流传千年的。有了人才和作品就能带动整个社会的文学氛围,像德州清初文化的繁荣与田雯等人和他们作品有着莫大的关系。反过来说,有了良好的文学氛围,人才和作品就能不断涌现,这是一个整体,是一个良性循环。这些需要政府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本报记者:张晓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