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李恒昌:读中篇小说《嫂子》|人性之美 神性之光

更新时间:2022-06-22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中篇小说《嫂子》,原发2021年第6期《红豆》杂志,后被“中国最权威的纯文学期刊”之一的《作品与争鸣》和《长江文艺·好小说》在2021年第7期转载。这篇小说,以一场现代边境保卫战为背景,书写了战友的妻子、“我”的“嫂子”——某师前线医院女护士刘云青悉心救治伤员,在与女战友何慧慧竞争护士长中落选,让“我”到河边为其洗澡站岗被人诬告,使领导和战友产生误解,而早已转业回地方工作的丈夫又考驻外使馆翻译使其心生郁闷,后来自己主动请缨跟随侦察班深入敌后,最终为救战友在炮火中壮烈牺牲的故事。这是一篇好小说,它通过独特的战争故事,展示了极为深刻而丰富的思想内涵。同时,这也是一篇有“争议”的、值得“争鸣”的小说,包括涉及一场边境保卫战的敏感性方面,尤其所揭示的部队领导识人、用人和待人等存在某些问题的书写方面,以及作品所书写的“我”与“嫂子”的关系方面。但是,读过这部小说给人留下最深刻、最突出、最难忘的印象却不仅仅这些,而是作者成功塑造了一个既美丽大方,又可敬可亲可爱的“军嫂”和军中女神的形象。现在社会上流行“女神”之说,但很多所谓的“女神”,根本算不上“神”,而是一些莫名其妙的“鬼”。而许多文学作品中所描写的军嫂,仅仅是军嫂,而这篇作品中的刘云青是军嫂加军人,这也使得现代军事文学作品中多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另类军嫂”形象。读过《嫂子》之后还会发现,这位军中“嫂子”刘云青,这位战场上牺牲的女军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神”。她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可敬可亲可爱,更重要的是她身上蕴含并散发着独特的人性之美和神性之光,感人又迷人。应该说,这也是作品最为成功之处,也是最令人佩服的地方。

  人性和神性在于善良,作品突出展现了嫂子心底至善的美丽和光芒。为人善良,是嫂子最大的特点,也是最根本的美,最可宝贵的人性和神性。这突出体现在她对伤员非一般的悉心救治和照顾上。战士们的裆部烂了,面对一个个异性裸体,嫂子和女卫生员脸上呈现着的是迷人的笑靥,她们不时关切地问:“疼吗?我轻一点擦,多擦几次就会好起来,您忍一忍好吗?”一位年龄只有十七岁的伤员,一场战斗刚刚开始右小腿就被炸飞,送到医院被截肢后他破口大骂,嫂子试图安慰,他竟一拳打在嫂子胸脯上,嫂子一下坐在地上。小战士的那一拳打疼了嫂子,嫂子却依然和蔼地劝着小战士。她还一把将小战士抱在怀里,像哄一个不懂事的婴儿。后来,小战士不闹了,把头埋进嫂子怀里嘤嘤地哭,右手却猛劲儿地抠着嫂子的脊背,“指甲都抠进了肉里”。嫂子忍着疼痛,脸上显现的却是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慈祥。这些,或许有人会认为是她的职责所系,其实最根本的还是她的爱心和善良。

  人性和神性在于率真,作品着力书写嫂子敢做敢当的美丽和光芒。嫂子虽然是个女性,却有独特的性格特点,而且遵从的“天性”而生活。她始终坚持自己的“主见”,从不惧怕什么。“我也清楚,嫂子主意已定九牛二虎也拉不回,龙哥就曾告诉过我,因为嫂子脾气犟,他们多次闹过别扭,有一次甚至闹到离婚的程度。”她始终坚持自己“爱美”的“习性”,从不懈怠。无论何时,“都不忘把自己打扮得精神一些”。她说,既然是军人,什么时候都得有个军人的样子,战场上更应该如此,“敌人看到我们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依然军容严整,也会对我们的战斗力有所胆怯”。她的率真自然,最突出的体现在始终坚持做自己认为做得对的事情上。医院有规定,任何人不准下河洗澡,她却依然偷偷去河里洗澡。对此,她解释说:“我们的行为只能叫违反规定,别的什么也不叫。”当她让“我” 当保护人陪着洗澡被人告发,说“我”与她关系不正常,让“我”感到压力巨大时,她却并不放在心上,而是教育“我”抬起头来,“没什么好怕的”!不能因为政委的一次谈话影响情绪,更不能影响工作。当她跟随侦查小组深入敌后的请求被组织批准后,心情特别激动的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跃着,热烈地在政委额头上亲了一口”。这是何等开心、何等超然、又何等可爱?要知道,军营里上级至上,纪律威严,能“性情地”做到这一点,十分难得。

  人性和神性在于胸怀,作品深刻揭示了嫂子境界非凡的美丽和光芒。一般的善良,很多人都能做到,而嫂子的善良,是“过了头的善良”,是无条件的善良,显示的是其超越个人恩怨、超越单位界限,甚至超越“敌我”界限的博大胸怀和高远境界。在超越个人恩怨方面,她从不说别人坏话,即便有人欺负到她头上,她依然“会把人家想得很好,甚至还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尤其是在与何慧慧竞争护士长落败后,她表现得极为大度。即便何慧慧告了她的状,她也并没有记恨对方,更没有过多地放在心上。被告状后,“我”要找何慧慧“理论理论”,嫂子却坚决不让。她说:“何慧慧也本没坏意,事后想想也没啥”,显示了非凡的心胸和境界。在超越单位局限方面,“我”是师部医院的宣传干事,专注于内部先进人物事迹的挖掘和报道,嫂子却让“我”放宽眼界,去报道外单位的先进人物和事迹。她的理论是,部队本来就是一个大单位,战时根本不分你我他。在超越“敌我”方面,有一个细节最能体现她的人性之美。当时,被击毙的敌方女特工衣衫褴褛地横尸三叉路口,有的还裸露着下身。嫂子路过时,主动跑到路旁芭蕉棵上掰下几片叶子给裸露下身的敌方女特工盖上。有人说嫂子多管闲事,敌方女特工不需要同情。嫂子却一脸真诚地说,她们虽然是敌人,可“她们也是人,而且是女人!如今已经死了,为啥不可以给她们一点做人的尊严”。能做到这一点,足以说明她有一颗美丽的心灵和超凡的情怀。

  人性和神性在于自胜,作品深度挖掘了嫂子将痛苦转化为精神养分的美丽和光芒。作品最感人之处,还在于这方面的刻画和书写,展示的是逆境中的力量、战胜自我的力量和昂扬向上的力量。一场攻坚战下来,庆功会上,几乎所有人都受到嘉奖,只有特别要强、视尊严为生命的嫂子和“我”,因为被人诬告和误解,成了“裸体兵”,而这个时候,嫂子的丈夫龙哥却去考驻外大使馆,而且嫂子已经感到他们之间出了问题,这对嫂子来说,内心是多么纠结和痛苦,又是多么大的人生考验?以致在庆功会上,她唱完一首歌,突然“趴在桌子上呜呜哭了起来,而且哭声越来越大”。然而,难能可贵的是,嫂子并没有因此消沉,更没有消极,而是悄悄将内心的痛苦转化为奋进的力量,以更好的精神状态投入更艰苦的战斗。新的战斗来临,她咬破手指写了血书,坚决要求随侦察小组深入敌后。最终,战场上的她,在枪林弹雨中抢救伤员时不幸胸部中弹,却依然坚持为两名战友包扎好。后来,又一发炮弹打过来,她一下扑倒在伤员身上,献出了年轻而美丽的生命。

  作品可贵之处,不仅在于成功塑造了嫂子这一有血有肉、美丽可爱的“女神”形象,还深刻揭示了嫂子之所以成为女神的内驱动力。从家庭传承来看,主要源于良好的家风和教养。嫂子原本是部队高干子女,却并没有借助父辈权势和地位去争护士长,也没有因为惧怕战争要求尽早转业,而是始终坚守在第一线,不怕困难,勇于牺牲。从部队环境来看,嫂子更多的是从可敬可爱的战士们身上得到了某些教益。她给裸着身体的伤员用碘酒消毒,都疼得龇牙咧嘴,却“谁都没有喊出声来”。有的战士掉了胳膊,有的掉了腿,动手术时疼痛难忍,他们却紧咬牙关一声不吭。这些都对嫂子有着极为深刻的激励和影响。从内在因素来看,主要还源于她所坚守的最根本的人生信念。她时常在“我”耳边说:“无论什么时候,都得学会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这是她的座右铭,也是整篇小说的“文眼”。

  《作品与争鸣》杂志转发这篇作品时,将题目改成了《亲亲嫂子》,体现了编辑的睿智和洞见能力,把握住了作品最突出的特征。小说的题目也闪动着人性之美,既然嫂子如此美丽大方,如此可敬可亲可爱,为什么不可以“亲亲”?应当看到,这“亲亲”二字,具有非常强大的“共情”功能。嫂子牺牲后,作品中的“我”有种想“亲亲嫂子”的冲动。读过作品,作为读者的我,作为现实生活中的我,也产生了一种要“亲亲嫂子”的向往。为什么?这大概是被“嫂子”身上的人性之美和神性之光所征服吧?

  据悉,作者解永敏先生能够创作出如此成功、如此上乘、如此感人的作品,最根本的还是他的经历所系、情感所系和魂灵所系。因为他也曾当过兵,亲自上过保卫边境的战场,在军营里有嫂子这样的“真人”和“真神”,而且他的身体里也流淌着和嫂子一样的血液,跳动着与嫂子极为相似相近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