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于秀杰:读周蓬桦长篇儿童小说《远去的孔明灯》   

更新时间:2020-03-05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照亮远方的希望之灯

——读周蓬桦长篇儿童小说《远去的孔明灯》

于秀杰

  《远去的孔明灯》是著名作家周蓬桦的长篇新作,也是他创作的首部儿童小说。捧在掌心,感觉如此轻盈而朴素。现在,许多读本外表都是装潢精美的华丽时尚风格,而此书却像一扇简朴的柴门,出现在风雪茫茫中的鲁西北大平原上,勾起人们对过往岁月的沉思与怀想。

  我素来欣赏作者的见解和为人,更有缘见面交谈过。这个春节,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病毒性肺炎爆发,把大多数人困于家中。坐于窗前,沐浴隔窗而入的阳光,我开始放松心情,一字一顿地阅读这本书。这是一部用孩子的视角,真实记录了那个年代生活的悲情之书,浪漫诗性与凄苦缱绻互相交织。谁都有童年,谁都有成长的过往,回首我们走过的路和经历的苦难,留下的价值是什么?那些安逸享乐的岁月如节日的烟花瞬间逝去了,苦难中的温情却如星空时时闪现。

  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小说设定的场景:儿童的世界,感觉已是久远,熟悉的,陌生的,一起涌来,仿佛走入一个童话世界。我试图忍住心跳,在黑色方块字间,认识那些故事中那些容貌各异的人物,聆听岁月长河里的故事和声音。

  我比书中主人公星锁晚出生几年,鼠年是我的本命年,从12岁离开农村老家到城里上学后,那段童年的经历已经遥远得没了边际。阅读过程中,书中作者的文字,一点一滴,帮助我还原模糊的记忆。慢慢地,我清晰地想起来了,我们有着如此相似的经历——那场院的大空地,一帮小伙伴终日快乐地追逐游戏;在柴禾垛上翻滚躲藏的乐趣;果园里结伴去偷吃果子,又着迷又恐惧的经历;自小倔强寡言所默默承受的委屈与不甘;为买一盒心爱的蜡笔和小姐妹到邻村差点迷了路,天黑回到家挨了家长的训斥;还有相邻几个村庄的孩子们春节后的对战游戏,曾是一年中本村孩子最团结的盛事,“一个村”便如同一家人的团结与亲密。

  如一片悬浮在空中的树叶,被命运的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孩子星锁,终于百炼成钢,苦尽甘来。而面对困境无奈的队长,绝路上的梅姨,苦命的桂香,疯掉的大山,他们在生命的绳索上被无情摔打后,只有选择互助相依,迸发出人世间最珍贵的善良美德和最暖的亲情。生命,有时苦到深渊仍不见底,不经意间,却如玻璃般脆弱易碎,如桂香和小翠玉。

  当读到星锁这个没娘的孩子被绑到凳子上任“坏孩子”放狗撕咬时,人性被践踏时的绝望和恐惧,让我难过得泪流满面。经历那种地冰冷、天颠覆、人捉弄的死去活来,除了闭眼受之,真的别无他法。好在噩运会很快翻过,更多的是冬去春来的艳阳高照春暖花开,就像梅姨和桂香在漏雨的土屋最艰难处相遇时互相鼓励的话:“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在漆黑的寒冬,正是这种坚定的信念鼓舞人勇敢地活下来。

  经历是最珍贵的财富,我差点把它丢了。多亏《远去的孔明灯》如此细腻真实地把它一点点捡起,建造了70年代初这座童年的诗意城堡,让我们出走半生,疲惫世故的心灵可以回来休憩净化。现在的孩子们,怕是再不会有这样的体验了。

  不经严寒苦相逼,哪得梅香扑鼻来?我们本能地害怕甚至总想躲避吃苦受累的事,总想过好日子,可正是这些磨难,推动了我们生命的蜕变与成长。

  在小说中,孔明灯是光的存在,更是一个寓言般的隐喻,它寄托了孩子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信念与渴望。

  读完《远去的孔明灯》,我不忍释卷。如果想让未竟的人生走得更加从容,也唯有盯紧天空希望的孔明灯,勇敢地跟着它大步前行。

  2020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