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品评论 > 正文

卢明:评杨彩云长篇小说《生命深处》

更新时间:2020-12-02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卢明:一片晚霞悟人生

——评杨彩云长篇小说《生命深处》

最近,中国作协会员、菏泽市资深作家杨彩云创作的长篇小说《生命深处》,以笔名尘石,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并在文学界引起良好反响。我很荣幸,成为这部百万字巨著的最早读者。在此,我谈几点感想。

  一、《生命深处》塑造了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

  端木槿,一个出生于穷困、复杂家庭的女子,从小至老,一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苦难。但她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有追求,有目标,有奋斗,有朝着既有目标勇往直前的精神。绝不平庸,这就使她的精神向度远远地高于社会上一般的人,她达到了一般人达不到的境界。她生性倔强,敢于反抗,虽然命运让她在生活的苦难中遍尝遍挨,但她永不服输,能的生活的夹缝中发芽生枝,长成大树。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正是这一点,决定了她一生苦难而辉煌的命运。作为父亲和亲母缠斗的结果,她由上海回到鲁西。因为难以接受父亲纳彭春为小婆的现实,她投奔上海的母亲,却又被卖到余杭做实质上的童养媳。逃出余家的险境,回到鲁西,她又在危难中麻木地嫁给马向东这种庸俗无聊之辈。其间,大妈冯氏与其子的排斥,公社徐主任的打压,都给她的生活带来造成了很大的困顿。但是,她依然不改其追求,她要保持自己的情怀与气节,不甘心向命运低头,她要奋斗,要抗争,要踏着荆棘走向自己的目标。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有这样的心气和这样的追求,才是人生非凡的境界。

  端木路,可以说是端木槿一切苦难的根源。他勇武,机智,诸多长处掩盖不住喜欢女人的性情,先后娶了三房老婆。而这三房老婆,都成了端木槿苦难生活的麻烦制造者。

  小说对端木槿亲妈苏桂英的性格塑造也是很成功的。她很小的时候便自安徽老家来到上海当纺纱工人。嫁给端木路以后,在上海世俗化、实用主义至上的环境中,在胭脂店的经营中,她变得事故,爱财。因为爱财,她追到鲁西向端木路要钱,把女儿端木槿卖给余杭使“肚子疼钱”。年老移居鲁西,她又整日里打麻将,图个小赢小利。即便是在大女儿前来看望她时,她也不惜伤害女儿的心,从端木兰手里讨回七百元钱,并由此一命呜呼。她真是个老财迷!还有,她脾气大,不温柔,这是她与端木路合不来的重要原因。俗话说,山难改,性难移,这是改不了的。

  马向东,作为一个反派人物,其性格也是很鲜明的。他市侩,油滑,懒惰,庸俗,却又很会来事,善于逢迎。这种人,与端木槿完全不是一路人,不可能走到一起。

  余细毛,江南农村一介农夫,没文化,挺木讷,有力气,也厚道。她对端木槿好,喜爱她,以能娶她为荣,却没能留住她。其原因倒不在于有无那层买卖关系,而是他和端木槿性情、文化、追求,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两个人的分手是肯定的。余细毛也曾到区宣传队打了吴奎,那是出于感觉美玉被夺的一时气愤,但是,他应当说是一个善良的人,在端木槿决绝对离开之时,余细毛虽然依依不舍,还是忍痛送她上车。

  二、《生命深处》体现了成熟的写作技巧。

  一部巨著,洋洋洒洒百万字,让人读来,感觉处处顺畅,就像观看精致的艺术品,你能时时感受到它的平滑圆润,很难找到哪里有瑕疵。

  其结构,用主人公端木槿近七十年的生命历程贯穿全书,形成明确而清晰的故事主线,就象一条脊堆骨,穿起一根根肋骨,端木路、苏桂英、冯氏、彭春、马向东等人是软肋,秦越、王凤华、吴奎、曲峰、张进军等人是硬肋,一个完整的胸廓,结结实实地包裹着一个个生动的故事。这条主线,还将鲁西南、上海、江浙等不同地域、不同风俗、不同的生活场景自然地连接起来,有力地体现了历史的纵深感和地域的广阔性。当然,作者不满足于只有一条主干,她在写足端木槿生活的同时,另外又写到端木槿两位同学的经历。如果说端木槿的经历是一条始终波澜壮阔的大河,那么,两位同学的故事就象两条时隐时现却又总与端木槿的生活轨迹平行的支流。这样,避免了一枝独指的单调,扩大了展示生活的尺幅。况且,始终将对端木槿两位同学的叙写,作为对端木槿的一种衬托,保持主次分明。这种对长篇结构的娴熟把握,与杨彩云几十年写作经验的积累是分不开的。此前,她写过长篇《雁魂》《侠女小谢》等,那些经验都能借鉴。

  其语言,总能保持清新流畅、生动形象的特点。这是杨彩云一直以来的语言风格,这部长篇也不例外。尤其是语句之间行气贯通,逻辑关系非常通顺,用作者本人的话说就是“粘”性较大,这样,便能像一只无形的手,牵着读者往前走,使其读起来欲罢不能。在小说中,经常用散文化的句子,有利于这种历史性体裁和人生回味式内容的展现,一段段絮语,给人以很深的历史感和生活亲近感。这或许是作者不经意间的一种自然选择。所谓形式服从内容,这种形式就较好地服从了内容。写作成熟的作者,一如武艺高超的武师,在其施展武功的过程中,完全不需要再在一般技巧上拘束行进。其看似平淡自如之施展,正是绚烂之后的复归,是孔夫子所说的“随心所欲不逾矩”。

  其情节,无论有无生活原型,都让人感觉到真实可信。那样的人物,在那样的环境中,就会有那样的表现。有些人物,是端木槿苦难生活的酿造剂,比如端木路,苏桂英、彭春、马向东等。而有些人物,则又是端木槿生活的指路灯和情感的抚慰手,比如秦越、吴奎、曲峰、王凤华,是他们使端木槿看到希望的光亮,得到情感的安慰,看到生命的高处。艺术的真实,体现了生活的真实,又比生活的真实更高、更集中、更典型。自然,故事主人公经历了七十年的生命历程,这一历程所依赖的各个阶段、不同区域的社会形态,也便体现了这七十年国家的发展变化,给人们形象地考察中国人的生活史,也有重要的认识意义。

  三、《生命深处》彰显了作家超强的心劲和毅力。

  杨彩云自幼喜欢文学,青年时代便从事文学创作,此后,一步步成长积累,成为鲁西南文坛上的皎皎者。她起步于改革开放之初,四十年笔耕不辍,当之无愧地获得“菏泽文学突出贡献奖”。这些年来,她出版过短篇小说集《雨蒙蒙雾蒙蒙》、长篇小说《雁魂》《侠女小谢》、散文集《流年随笔》、《春梦秋醒》,还有一些报告文学作品。尤其是《流年随笔》出版后又在报纸连载,深受读者喜爱,有些读者至今谈起,仍然啧啧称赞。按说,到了年老体衰之时,一般作家多歇笔养身,杨彩云偏不,她是“不用扬鞭自奋蹄”。尽管经常处于与疾病缠斗的过程中,但她心劲仍强,文笔仍健,依然保持着以往那种“拼命三郎”的倔强。可以想象得到,她有宏愿,有挥之不去的情怀,她要把生命历程中,对家庭、对事业、对命运、对社会的种种体验、感悟,用小说的形式记录下来。她把文学视为生命,又以文学记录生命。这个为文而生,又为文而长,视文为命的人。所以,她才执意发挥自己所有的文学才华,创作一部跨度大、涉及广、反映人生及社会真切的文学巨著!可以说,这颗秋秧上结出的文学之瓜,既香又甜。

  书一出版,就了却作者一份心愿。这部百万字的大书,带着历史和人生的厚重,丰富了齐鲁文学宝库,是对鲁西南文化的重要贡献。一支敢言善写的笔,带着对社会对人性对世俗的深刻解剖,自有其独特的认识和审美价置。愿有更多的读者喜欢这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