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访谈 > 正文

郭保林:为长江立传

更新时间:2020-03-04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它流过空间,穿越时间,俘获大地,并撰写大地的故事,每个伟大的时代都与它相关……江河之魂,流动的文明。”

  长江浩荡,文明斑斓。

  由山东作家郭保林创作的当代文坛第一部全景式书写长江的文学传记——《大江魂》,日前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用20多年的时间沿着长江两岸采风,记下大量采访笔记,在时空交错的宏大背景上,从长江发源地一直写到入海口,几易其稿,为长江立传。长江沿岸的山川风物、民族风情、历史沧桑、英雄人物……这一切如浩浩荡荡的长江之水,伴着激情飞扬的文字,滚滚而来。

  长江是一部自然和人文的百科全书

  新时报:郭老师您好,我在长篇传记文学《大江魂》的后记中看到您说这部书“折腾”了您20余年,首先想问问您最初的写作缘起是什么?为什么要为长江写一本传记?

  郭保林:上世纪90年代后期,我完成了长篇报告文学《高原雪魂——孔繁森》《塔克拉玛干:红黄黑》之后,就想写一部“浩浩荡荡”的长文。写什么呢?按西方作家所言:要想成为一个大作家,必须拥有“超越时空”的大作品。我没胆量,却有欲望。空间有几何学,时间有心理学,作品的优劣高下最后的审判官是时间和读者。那么“长文”写什么好呢?思来想去,写“长江传”吧。那时还没有人敢挑战长江。我写信把想法告诉了福建师大教授姚春树先生,他很快回信,热情鼓励,提了很多很好的建议,使我坚定了信念。我想哪怕用一生的时间写一部所谓“永恒性、经典性”的作品也值得,歌德用60年的时间写出了巨著《浮士德》,咱才花了多大点工夫。

  新时报:《大江魂》可谓包罗万象,涉及了长江的地理、历史、文化、文物古迹,在长江的这些众多内涵中,什么是您最关注的?

  郭保林:长江是巨流大川,上下几千年,纵横一万里,浩瀚苍茫,气势雄伟,如何生动鲜明地再现长江古代文明之灿烂,江山之壮丽,风光之优美,生活之多彩,需要极其丰富的人文和自然知识:历史、文化、哲学、宗教、文物、风土民情、英雄豪杰、文人墨客、风流人物、诗词歌赋、经史典籍,还有不同地域的花草树木、山川风光、历史掌故、鸟兽虫鱼,还有剧烈的社会动荡、朝代更迭、战争的苦难等等,简直是一部人文历史和自然历史的百科全书。怎样下手,简直是“老虎吃天”。于是,我先阅读了大量的有关长江和长江流域的人文资料和自然生态资料,甚至专门购买了《看图识野花》《野菜部落》《诗经中的花草》等植物学、生物学书籍。人创造了历史,创造了文化,但人又是历史的产物、文化的凝聚体。阅读量的扩展,使我不断增加了生活积累、知识积累、情感积累、艺术积累,也提高了自己的审美意识。

  用脚步丈量的史诗

  新时报:为了写这部书,20多年中您走过长江沿岸众多的城市和乡村,所以这也可以说是一部用脚步丈量的长江史诗。想问一下您是怎样实地考察长江的?在实地考察的过程中,有哪些经历让您印象特别深刻?

  郭保林:所谓“史诗”,就是“史”和“诗”的融合。诗的雕塑、诗的哲学,是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主旋律,也是文学精神的崇高品位。“史诗”就是在思与诗、史与诗的张力之间展现的作品,是史与美的最高体现。为了做到这一点,我采取了汉大赋的结构形式,以华美的诗性语言,铺排扬厉,纵横恣肆,“苞括宇宙,总揽人物”的气魄,写出山川的壮丽、物埠的繁华、丰富的想象、绚丽的文采、奔放的风格、气势磅礴的描写和酣畅淋漓的抒情。当我铺开稿纸为大江作传时,常常激动不已,情到热烈时,笔溅火花,如火如荼。

  20多年来,我曾西去格尔木,南去云南丽江,走近金沙江,游历三峡,漫游江汉平原,在湘江岸边沉思,在汨罗江畔徘徊。直到2018年,我还去了武汉、荆州、荆门、襄阳、宜昌,还去了南通。这片神奇的土地使我感情热烈、思想奔放、想象丰富,开拓了我的视野,扩展了我的精神空间,赋予我辽阔的想象。长江不仅是一种具象,而是一种宏丽的意象,我做了大量的采访笔记和读书笔记,并创作了一些章节,发表后,有的选入《大学语文》和高中生文学鉴赏能力考查试题,给我很大鼓舞。

  新时报:武汉是长江沿岸的重要城市,您在考察和写作长江武汉段时,什么样的文化内涵最吸引您?

  郭保林:武汉是文化名城,也是英雄的城市,它大大咧咧横跨两江,粗犷而雄阔。武汉是云梦泽的一部分,“云在江之北,梦在江之南。”云梦泽浩浩荡荡,横无际涯,跨越长江南北。武汉又是性格外向、热情奔放的都市,它坐落在江汉平原,纳龟蛇二山入怀抱,汲长江汉水入囊中,襟山带水,迎八面来风,连九省通衢,诚恳而朴实,热情而大方,实属罕见。站在唐诗的册页上,翘首远望,最耀眼的还是黄鹤楼,以其独特的魅力,为这座城市赢得高分,尤其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崔颢的题诗。

  人类畏惧时间但时间畏惧长江

  新时报:文明和历史显然是构成“长江魂”的重要因素,您觉得从文明和历史两个角度来说,有哪些内容特别值得容纳在“长江魂”中?

  郭保林:我常常坐在长江岸边沉思:什么都可以藐视,唯有长江不可藐视,长江和黄河一样是我们民族的母亲河。人类畏惧时间,但时间畏惧长江。长江流过《诗经》,流过《楚辞》,流过汉大赋,流过唐诗宋词,它穿越空间,流过时间,俘

  获大地。任何人都不可战胜长江,它的大气磅礴,它的刚烈勇猛,它的矢志不移,它的摧枯拉朽之力。这哪里是水,是东征的大军,雄赳赳气昂昂,轰轰烈烈,奔腾不息!它们是一群置生死于度外的猛士,和着冲锋号声,前赴后继,视死如归。这和一个民族的命运、国家的命运联系起来,其精神内涵多么贴切,多么丰赡啊!遇到困难,遇到挫折,遇到坎儿,没有放弃,没有妥协,没有颓唐,愈战愈勇,愈挫愈奋!所以杜甫诗云:“不尽长江滚滚来”,李白诗云:“抽刀断水水更流!”这就是长江精神,这就是大江之魂!

  用脚踝亲吻大地用心灵感悟自然

  新时报:从屈原到陶渊明,从李白到苏轼,众多历史人物和长江产生过联系,成为“长江魂”中的不朽传奇。您觉得历史人物和长江的关系是怎样的?他们给您的写作产生了哪些影响?

  郭保林:长江流域多诗、多词、多文赋、多才子、多雅士,我总觉得是多水的缘故。仁者爱山,智者乐水。是潺潺流水,采采流水,滔滔江水赋予文人墨客以灵性、悟性和睿智。那流水穿越楚辞,穿越汉赋的丛林,穿越魏晋六朝乐府,流进大唐的沃野,诗潮澎湃,惊涛裂岸,激浪喧豗,形成恣肆汪洋的盛大景观。这股流水并未止息,依然奔腾汹涌,成就了中国文化史、文学史永恒的骄傲。

  新时报:当下不少有关地理和历史文化的散文,您觉得什么样的散文是真正好的散文?《大江魂》寄托了您怎样的写作理念?

  郭保林:长江之水,气势雄阔,气象宏大,但又细腻婉约,它不仅有滔天巨浪,又有溪流潺潺、润物无声的慈母情怀。目前,散文创作的通俗化、大众化、生活化已经“泛滥成灾”,审美价值、文学性、艺术性、文学精神几乎荡然无存,吃喝拉撒睡,大姑二姨的生活琐碎,一地鸡毛,都装进这个小篮子里,糟践了散文这种高雅优美的体裁,所以我追求散文的审美价值、思想和艺术的崇高文学精神。艺术美将人引入一个崇高的境界,艺术能培养人的美好的精神、纯洁的人格,我无论写散文还是报告文学,都是遵循这个原则。作为传记文学的《大江魂》,我创作过程中也始终追求作品的“大气、厚重、华美、典雅、深情”。

  最后说一点,所谓地理文学、历史文学,早已有之,现在时兴的是“自然文学”,彻底颠覆了“文学即人学”的传统理念。社会在前进,文学也在发展,用脚踝亲吻大地,用心灵感悟自然,是作家的必修功课。

  (来源: 舜网-济南时报,作者:钱欢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