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作家在线 > 作家印象 > 正文

郭洪志:我看到了文学的真诚意义

更新时间:2019-12-31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今晚10时15分,突接北京电话,被告知吴开晋叔叔刚刚去世。

  自吴开晋先生患病以来,我每日提心吊胆,但这一天还时来了,一阵悲伤和震惊向我袭来。在我心里,吴叔叔就是我的亲人。

  20年前,一位步态文雅、语气亲切、带着学者风格的老人,找我诊病。我一看名字是吴开晋,突然想起40多年前,家父郭澄清先生叫我寄一套他的《大刀记》三卷本,并签名敬请吴开晋教授指正!寄送址是:长春市吉林大学中文系。突然又碰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但又害怕是同名同姓,我怀着好奇心说:“吉林大学有个教授,也叫吴开晋。”

  这时候,吴开晋教授突然站起来说,你怎么知道吉林大学吴开晋呢?

  我说:“家父郭澄清和吉林大学的吴开晋教授是好朋友。”

  呀呀呀,你是澄清兄的儿子吗?

  我也激动起来说:“是啊!是啊!”

  我们激动得都快泪流满面了。因为我几次听家父谈起吴开晋,吴开晋先生是一位很有意思的人,说起话来温文尔雅,做起事来从容不迫。这跟我形成极大的反差,我总是快言快语,大大咧咧。家父总说我得向吴开晋先生学习,这使我从心底尊敬他,对他也印象深刻。这次无意间的偶遇,让我们两个相聚甚欢,难免说起当年家父与他的情缘,只感觉时间短暂。

  土地是有记忆的

  正如树木的年轮

  一年一道沟壑

  贮存着亿万种声音

  当太阳的磁针把它划拨

  便会发出历史的回声

  听!那隆隆作响的

  是台儿庄和诺曼底的炮声

  还夹着万千染血的呐喊

  那裂人心肺的

  是奥斯威辛和南京城千万冤魂的呻吟

  还有野兽们的狂呼乱叫

  那震人心魄的

  是攻占柏林和塞班岛的号角?

  还有枪刺上闪耀的复仇怒吼

  莫要说那驱除魔鬼的炮声

  已化为节日的焰火,高高升入云端

  莫要说那焚尸炉内的骨灰

  已筑入摩天大楼的基础,深深埋入地层

  莫要说被野兽剖腹孕妇的哀嚎

  已化为伴随婴儿的和谐音符

  莫要说被试验毒菌吞噬的痛苦挣扎

  已化为无影灯下宁静的微笑

  这些早巳过去

  如烟云漂浮太空

  安乐是一种麻醉剂

  人们也许把过去遗忘

  但土地不会忘记?

  它身上留有法西斯铁蹄践踏的伤痛

  留有无数反抗者浇铸在纪念碑里的呼喊

  每当黎明到来

  它便在疼痛中惊醒

  《土地的记忆》——这是诗人、诗评家、山东大学中文系教授吴开晋先生原载《山东文学》的作品,1996年获得以色列米瑞姆·林德勃歌诗歌和平奖,并收入以色列出版的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获奖作品集中。

  2004年吴开晋叔叔找到我,因为次年就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为了纪念家父郭澄清,希望把著作《大刀记》再版,我听了十分高兴。通过吴开晋叔叔的牵线和帮忙,吴叔叔的好友刘玉山先生、人民文学出版社老社长屠岸先生出面帮助促成《大刀记》再版。在2005年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大刀记》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再版发行,先后印刷两次,今年《大刀记》又入选了《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

  2005年《大刀记》再版后,2006年初,吴开晋叔叔又来找我,想要为我父亲郭澄清举办研讨会。吴开晋叔叔写了一篇评价郭澄清先生的文章,已发表在《山东文学》了。后来通过吴开晋叔叔联系到了全国著名小说评论家、时任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和中国小说学会副主席的吴义勤先生,在2006年8月,由中国小说学会和山东省委宣传部主办,中共德州市委宣传部承办,全国郭澄清研讨会成功举办。《文艺报》整版报道了郭澄清研讨会,张炯、朱德发、孟繁华、陈晓明、雷达、吴义勤、梁鸿鹰、李宗刚等撰文。可以说盛况空前。

  在以后的十几年里,吴开晋叔叔和我不断地联系,我也常常看望他老人家,吴开晋仍然常常提醒我,像家父郭澄清先生这样的大作家,在他的家乡宁津县,应该有郭澄清文学馆,《大刀记》也应该拍成电视剧。就是这样,在吴开晋叔叔的一而再,再而三地追问查问下,通过喜爱《大刀记》、《黑掌柜》同仁们的努力,吴开晋叔叔如愿心顺了。

  老话说,文人相轻;老话也说,人走茶凉。但吴开晋和郭澄清都是文人,并且郭澄清已过世30年了,吴叔叔还能如此对待家父,令人感动不已。

  在吴开晋叔叔身上,我看到了文学的真诚意义,更学到了做人要做什么样的人。

  2019年12月6日深夜急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