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作家评论 > 正文

文东:简析刘英亭谍战系列小说——从《薄冰》《暗斗》到《雪藏》

更新时间:2019-08-01 | 文章录入:jkz | 点击量:
·························································································

  “艺术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车尔尼雪夫斯基语),这句略显陈词滥调的文艺鉴赏理论在这个理论与作品横飞的时代仍有着科学而又具体的指导意义。这种感觉愈发强烈尤其是在读了刘英亭谍战系列小说之后。

  曾多次和英亭进行交流,得知他之所以选择谍战小说作为自己文学创作的一个方向主要源于对那段历史的神往。其对我党的情报事业有着一股特殊的执迷,甚至有时会幻想成为某一个人出现的某个历史节点,投身到滚滚的历史洪流中去。为此他搜集阅读了大量的专业著作,陆陆续续写了一些史传类的文章发表,因此也就对我国现代情报事业有了一个客观真实的把握,创作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加之当下谍战题材的文学和影视作品存在着闭门造车、良莠不齐、粗制滥造、博人眼球、歪曲历史等诸多问题,其自身责任感油然而生,相继创作了《薄冰》《暗斗》《雪藏》等作品,算是自己给当下谍战创作的一个交代。

  流动的画面

  笔者读英亭小说第一感觉就是酣畅淋漓。其扣人心魄的节奏把握、恰如其分的文本解构、行云流水的语言写作促使读者如饥似渴的阅读,享受着阅读的快乐。读完思定,笔者认为正是其所讲述故事——特科——的神秘感,和其预先设置的故事悬念造成了双重的紧张,从而使得读者“手不释卷”。《薄冰》故事开始讲述了一次严密部署的秘密行动失败了,“谁是内奸”这个悬念就被巧妙的设置好了。《暗斗》故事伊始就讲述地下党与龙云接洽“反正”事宜却又一波三折。《雪藏》的悬念设置就更抓人心思,一位“神秘人物”要求调查一位更为神秘的人。英亭阅读了不少的悬念推理小说,在自己的创作过程中自然而然地运用到其中。并且,在大悬念的设置中还不断的采用“平行蒙太奇”叙述手法增加故事阅读的紧张感,巧妙地将故事线索截断以更好地抓住读者的心思。

  英亭谍战系列小说给人以流动的画面感,读书的过程却又好似在看电影。其小说中少有环境描写,但却又在故事进行中不断地通过人物神态、动作甚至语言进行氛围烘托,让读者不自觉地投入身心到故事中去,自发地营造故事发生背景。这种强烈的代入感是读者与作者、故事的相互交流,不仅增加了故事的可读性,同时也扩展了故事的外延。对于已经固定的文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体会和解读,正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结构与解构

  如饥似渴的阅读感除了上述两点之外,还因为作者在结构情节过程中恰如其分地对文本进行解构。在谋篇布局上,英亭能够得心应手地进行故事的框架设计,于恰当的时机对整个故事进行切割,分成各具高潮的小篇章。在《薄冰》《暗斗》中,其采用多线叙事方式结构全篇,每一条线索都推动故事情节前进,同时又丰富了主线索的内容,使得整个故事情节和人物都非常具有立体感和丰富性。在《雪藏》中,作者借鉴福克纳《我弥留之际》的写作手法,从七个人物的角度对主人公进行侧面描写,结构了一个更为立体、直观、全面的人物形象。《雪藏》中每一个章节都有自己的独立性,而每一个章节都在为整个故事服务。同时,在阅读的过程中仍然需要读者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故事的前进中去,去思考、辨别、结构,从而实现自己的阅读。

  值得读者注意的一点是作者在行文过程中会不时地跳出故事进行一定的阐释。当然,脱离叙事语境处理得不着痕迹、恰当自然。如在《薄冰》第一章节对京剧票友的阐释,第三章对租界区的阐释,第十二章对《唐诗三百首》的阐释等等。对于这些内容,本不影响故事情节的发展,但是正是因为这些阐释给了读者强烈的代入感,仿佛自己获得了成为特科一员的本领,将自己想象为某个人物置身故事中。同时,这种与故事推进相剥离的阐释给故事虚构性的基础上增添了更多的真实性,真真假假更加扑朔迷离。这种剥离感在《雪藏》中体现得更为突出。在《雪藏》序章中有对“名称”这一代号的阐释、文章最后更是强调“满纸荒唐言”,正是这种剥离感使读者与文本之间有了相较于其他文章更大的阅读空间,促使读者在阅读基础上进行自我思考。

  语言的真实

  在与英亭的交流过程中,其讲述了自己在创作过程中一个趣事。他经常在写完一段对话之后一人分饰角色进行对话,以确保语言与人物性格匹配的准确性。也正是因此,其小说人物各具特色,具有鲜明的人物特征。“老刀”的睿智、果敢,卢汉的谨慎、决绝,何霜田的隐忍、无私……一个个活灵活现、复杂立体的人物多样性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为保证小说创作呈现虚构上的真实,英亭在大量搜集史料的同时,多次去实地进行考察,这也为作品的语言真实性奠定了基础。英亭在创作过程中点缀真实史料作为文本的一部分,在推动情节发展的同时实现了谍战小说重史实轻演义的个人艺术创作追求。

  在与英亭交流过程中,笔者发现其非常注意对文章形式的选择。《薄冰》《暗斗》采用线性叙事的方式结构全篇,有利于读者迅速把握故事脉络,凝结鲜明人物形象,但是其对这种线性结构不甚满意,中规中矩,缺少新意。在当下文坛,要想能够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需要这种创新性甚至颠覆性,这也能够窥英亭艺术雄心之一斑。《雪藏》虽然采用局部结构整体的方式,在形式上有所尝试和创新,但是这种形式上的创新是以对主要人物正面描写和心理描写的牺牲换来的,导致人物形象虽然全面立体但是不够丰满,对主要人物的人性挖掘还不够。

  画面、结构、语言,英亭在创作过程中不可谓不倾注心血,这都是为了实现其个人谍战小说的艺术追求,同时也满足了他个人对于“特科”这一课题的痴迷。此外,这三部小说得到了读者们的普遍认可,《暗斗》更是入选中国作家协会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原载《东营文艺》2019年第1期)